你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南方日报:对经典删或不删,都不是问题

发布于 2013-01-31 12:05:48   浏览 次  
 

从2007年起在东城区开始试点的北京市第一本国学地方教材———《〈弟子规〉新解》,已经通过了该市中小学地方教材审定委员会的初审。报道尤其强调“对原文没有删节”,今年3月终审确定后,有望于9月新学年到来之际在全市小学推广。比对前一阵子沸沸扬扬的山东要求不可不加选择地向中小学生全文推荐如《弟子规》、《三字经》等,北京传来的消息颇有一点儿反其道而行之的意味。

其实,针对山东的删,大家也不必跳出来一味指责,须知这也是我们的一项文化传统,他们继承了就是。我们今天读到的《诗经》,就是孔夫子删节的产物。《史记•孔子世家》说了,“古者诗三千馀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剩下的三百零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饶是这样,老夫子还认为“郑声淫”(朱熹说这三个字意谓“郑诗多是淫佚之辞”)呢,也许他还有进一步“净化”的打算。当然,幸而他老人家没有继续动手,否则,《郑风》里的“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以及脍炙人口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等等,也许要和我们缘悭一面。

孔子删《诗》之外,历史上比较著名的删节,还有金圣叹的“腰斩”《水浒》以及不知该归功于谁的“洁本”《金瓶梅》。金圣叹把百回本《水浒》删掉了后三十回,梁山好汉排完座次,他就通通不要了。金圣叹为什么要这么干,众说纷纭,连研究成果都令人眼花缭乱,不去理他。晚清中兴名臣之一胡林翼的见解,虽与之无关,但显然属于先期表达了今日山东方面的担忧:“一部《水浒》,教坏天下强有力而思不逞之民;一部《红楼梦》,教坏天下之堂官掌印司官、督抚司道首府及一切红人,专意揣摩迎合,吃醋捣鬼。当痛除此习,独行其志。”山东方面不就是担忧,倘不删节将导致“一些带有糟粕性的内容流入学校,扭曲了学生的价值观念,腐蚀了中小学生的心灵”吗?梁启超说他对金圣叹有三大遗憾,其中之一是遗憾“《红楼梦》、《茶花女》二书,出现太迟,未能得圣叹之批评”。过一下老金的手会怎样?任公很有兴趣知道,但鲁迅先生显然没有兴趣,他在《谈金圣叹》一文中说,金圣叹“单是截去《水浒》的后小半,梦想有一个‘嵇叔夜’来杀尽宋江们,也就昏庸得可以”。今日舆论对山东做法的口诛笔伐,未知有否上升到“昏庸”的高度,没大留意。

相关资讯
最多关注
  • 今日
  • 本周
  • 年度